豆奶黄片

司雪梨进厨房继续做饭,一个多小时后,她端出六菜一汤。

杨管家帮忙摆碗筷,见状,笑眯眯道:“要是太太开饭店,我估计双喜楼都得倒闭。”

“夸张了。”司雪梨正站着盛汤:“杨管家,坐下来一块吃,不然吃不完。”

“不了不了。”杨管家笑着拒绝。

庄园有一套体制,佣人是不能与主人同桌吃饭,不过自太太来了之后,他已经好几次破规矩。

司雪梨故意板起脸:“坐。”

杨管家知道不好再推拒:“那,我就是盛情难却了。”

饭菜做得色香味俱,只是美味佳肴此时对于每个人来讲都如同嚼蜡,但这是司雪梨费了功夫做出来的,所以大家都很赏脸,尽可能多吃。

庄臣注意到雪梨正夹着一块牛肉犯难,她眉心轻轻蹙起,似乎在犹豫要不要下口:“怎么了,不舒服?”

“也不是。”司雪梨最后决定把炖得香味浓郁的牛肉放进庄臣碗里:“可能这几天粥喝多了,突然闻到肉味,有点反胃。”

“那多吃这道。”庄臣点了点其中一道清淡的荤菜。

“好。”司雪梨应声。

平刘海清纯萌妹子校服写真清新可爱

饭吃到一半,守在小宝房间的佣人跑出来,站在二楼的栏杆处神色着急大喊:“先生,太太,小小姐又吐血了!”

庄霆听到这话,条件反射般扔下筷子想冲上二楼看妹妹,结果司雪梨阻止:“大宝,坐下吃饭。”

庄霆一脸诧异:“……妈咪”

他没听错吧。

往常妹妹吐血妈咪都是最着急那一个,可现在,妈咪竟然让他继续吃饭。

“乖,坐下。”司雪梨柔声道。

庄霆不敢不听妈咪的话,他慢慢的坐下,看看妈咪又看看庄臣,觉得慌乱。

妈咪太反常了。

司雪梨等大宝坐下后,抬头对二楼的佣人开口:“吐就吐吧,等会换身衣服就好,要是吐得严重,就打一针医生留下来的止吐针。”

佣人同样被司雪梨的反常吓倒,她愣了几秒,才机械般点好:“哦……是的,太太。”

应完,退回房间内。

司雪梨注意到除了庄臣外,大宝和杨管家都怔忡看着她,脸上写满震惊,好像她是虐待孩子的后妈一样,她抬手在他们眼前扬了扬:“干嘛啦,这都吐多少回了,还不习惯吗。我们又不是医生,上去也没用。”

“妈咪……”

“太太……”

庄霆和杨管家同时出声。

庄霆更是抓着妈咪的手,晃了晃:“妈咪别这样……”

他好怕。

妈咪就像认命似的,连挣扎也不挣扎了。

司雪梨夹一块肉放到大宝碗里:“来,吃肉,在训练基地是不是没吃好,看都瘦了。”

庄霆憋在嘴里的话选择吞下去,因为他看见妈咪眼睛闪闪发亮,如果他再说下去,妈咪一定会继续哭的。

的确,妈咪说得对,上去又有什么用,除了亲眼看着妹妹受苦,他们什么也不能做。

什么也不能。

庄霆丧气的收回手。

“们慢吃。”庄臣突然搁下筷子站起,大步离开饭厅。

走得有点急,险些把椅子绊倒。

司雪梨叹息:“爹地吃太少了,简直浪费我一番苦心。”

“……”庄霆知道妈咪是彻底避而不谈妹妹这件事,更知道庄臣此时一定很痛苦,痛恨自已的无能,才会仓皇逃走。

他们一向不支持人体实验,所以对这个项目没有过问,也不会想到,他们未来的人生会遇到两个女人,一个是妈咪一个是妹妹,更不曾想妹妹会被抓去做人体实验……

所以,当他们想做出补救计划时,已经晚了。

自佣人出来说小小姐吐血,庄臣仓皇离桌后,饭桌的气氛就变了,就连假装轻松和平,都显得尤为艰难。

庄霆快速把碗里的米饭吃掉,道:“妈咪我吃饱了。”说完,将空的碗底展示给妈咪看。

“真乖。”司雪梨称赞。

“那我能走了吗。”庄霆小心翼翼地问,生怕会让妈咪不高兴。

司雪梨点点头:“傻瓜,吃完饭当然可以,想去哪都行。”

庄霆立刻离开餐桌,玩命似的朝二楼跑去,看妹妹。

此时餐桌只剩下司雪梨和杨管家两个人,看着司雪梨的举动,杨管家多少猜测到她的打算,只是说出来显得那么残忍:“太太,是打算……”

司雪梨不再像刚才一样强打精神,就像泄气的气球一样,筷子有一下没一下搅着碗里剩下很多的白米饭,焉巴巴:“我没有办法。”

杨管家不知道该说什么,因为,他们的确是穷途末路。

解毒方法是一定会找到的,只可惜小小姐身体等不起。

“其实我没关系,本身又不是什么宝贝的人,我只是怕庄臣难过。”司雪梨叹气:“杨管家,要不让二叔过来陪他吧,二叔这么逗,拉他去散散心,不然我怕他会出事。”

司雪梨还记得庄礼霖这个逗逼二叔。

杨管家为难:“太太,要不再等等吧,如果真的……天下就没有人能解开这个结。”

司雪梨摇头:“等不起了。成年人都经不住这样频繁吐血,小宝已经很坚强了。而且庄云骁他没有骗我,他真的有办法治小宝。”

杨管家沉默。

手心手背都是肉,真不知道该帮哪边。

司雪梨放下筷子:“我吃饱了,等会麻烦收拾啦,我去厨房给庄臣煮碗面。”

杨管家站起,回话:“太太小心。”

司雪梨拿过拐杖,撑着站起来,走进厨房,给庄臣下了碗面条。

做法跟他第一次去她的出租屋那里接离家出走的大宝回家是一样的。

一眨眼,他们都认识两年了。

那时候只觉得大人物脸皮很厚,做好的炸鸡不吃,非要她另外下面条。

上楼时面条佣人替她端着,待她艰难的上到二楼后,才把面条接回来。

佣人下楼。

司雪梨朝着书房走去,她先是敲门,然后推门进去,门一被推开,浓烈呛人的烟味争先抢后从门缝里传出,她低头:“咳咳,咳咳咳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