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未分类

guanren2.com

   “置物架先动的手?你这小混蛋,你让我该说你什么才好呢?”皇擎天感觉,自己被气炸了。

   这东西倒了一地,他收藏的那八大件青花瓷,都碎成了渣渣。

   像是这样的青花瓷,市面上一小件的价格也被炒到了几千万。

   而皇擎天收集的,都是大件的。

   目前在市面上的价格,都是以亿计算的。

   可这样的几件收藏品,这小混球全砸碎了!

   最可气的是,这小混蛋还抱着他的手臂哼哼唧唧的说:“皇擎天,真的是置物架动的手!那什么……你就不要跟一个置物架生气了嘛!”

   真的!

   那一瞬间,皇擎天觉得自己有一天要真是突发脑溢血的话,绝对是被这小混蛋气的!

   皇擎天阴沉的脸色,把刚才参与了打碎他的珍藏的小白狐吓得都直接躲进狗窝里了。

   只剩下沐可人,抖着小破胆继续抱着皇擎天的粗胳膊。

   “皇擎天……”她撒娇、对着皇擎天撅着嘴儿,还将小脑袋瓜往皇擎天的怀中拱。

   闺房撒欢儿的纯净洁白女孩私房照

   皇擎天还在气头上,别扭的将她的细胳膊拎开,然后气呼呼的转身。

   沐可人看着皇擎天那气恼的模样,也意识到真的闯祸了。

   看皇擎天这火爆的模样,沐可人还真的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挨打。

   于是,她趁着皇擎天落座在沙发上的时候,蹑手蹑脚的想要逃离这个危险的家。

   可谁想到,她这不过才走了几步,一阵疾风便刮了过来。

   等沐可人反映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被某人扛在了肩头上。

   “皇擎天,打人是不对的!打得伤残的话,你还要负刑事责任,多不划算?”小身子被悬空,受到惊吓的沐可人开始喊着、叫着。

   但任由他怎么说,皇擎天都没有松开手。

   松手?

   这地上都是青花瓷碎片,而这小家伙的小脚丫也没有穿鞋。要是一不小心踩到了那些青花瓷碎片受伤的话,到时候心疼的还不是他皇擎天?

   “皇擎天,你别为了几件破赝品收拾我。最多,我到时候回北陵在我爸的保险柜里偷两件真品给你?”

   被皇擎天丢到床上的时候,沐可人还抱着小脑袋瓜怪叫着。

   可就在她以为就要挨打的时候,她的小脚丫上一暖。

   等她抬头的时候才发现,皇擎天的大掌正握着她的小脚丫。

   “皇擎天?”

   “小混蛋,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在家也要穿鞋子,你怎么就是不听呢?看这小脚都冻成什么样儿了?”

   掐着她的小脚丫的男人,正将她的小鞋往她的脚丫子上套。

   他的话语,是在训斥着她。但他的语气,又带着宠溺。那种拿她沐可人无可奈何又心甘情愿的感觉,在这一瞬间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 这么说,皇擎天刚才并不是因为她打碎了那么多的东西生气,而是看她没穿鞋子,所以才……

   一瞬间,沐可人的眼眶红了。

   再然后,她就扑到了皇擎天的怀中哭鼻子了。

   “这又是怎么了?”胸口处,温热的液体已经渗透了他的衣物,皇擎天自然猜得到沐可人哭了。

   “小傻,该不会是扎到哪儿了吧?”看她哭得肩头一抽一抽的样儿,皇擎天以为她是脚丫子受伤了,赶忙脱掉了她的小鞋检查。

   “没受伤啊……”皇擎天掐着她的小脚丫查看的那一幕,也正好让抬头用手背擦去自己脸上泪水的沐可人撞见了。

   那一瞬间,她的心窝暖得有些不像话。

   “皇擎天,除了我爸爸,还没有人这么对我好呢!”她打碎了那么多的东西,皇擎天非但没有因此怪罪她,反而还担心她脚丫子冻坏了、受伤了……

   这般极致的宠溺,从小到大只有沐维栋给过她。

   而现在,还有一个皇擎天……

   “小傻……”听沐可人这么说,皇擎天自然反映过来沐可人在哭什么了。

   无奈之下,他只能将这哭得小脸粉扑扑的女孩搂进自己的怀中,轻拍着后背。

   一番诱哄后,哭累了的沐可人在他的怀中睡着了。

   而皇擎天只能在蹑手蹑脚将她放到床上盖上被子之后,起身到阳台上打电话。

   电话,皇擎天是打给了元洲。

   很快,电话那边就有了回应。

   “首领,有什么吩咐?”

   “元洲,马上找两个人到我家打扫一下!”皇擎天吩咐。

   皇擎天是凰刃的首领,他的一切决定着凰刃的未来,乃至华夏国的未来。

   所以,他的私生活,一般也是凰刃、乃至整个华夏国的高度机密。家政嫂之类的,是绝对不能他的家。

   为此,凰刃这边也专门培训了一些人,负责皇擎天的生活起居、打扫卫生之类的。

   皇擎天之前要收拾屋子的时候,也会让元洲给他找人。

   所以接到皇擎天命令的元洲并不感到意外,只回答:“好的!”

   “对了,你顺便去我的收藏库把之前把另一套青花瓷拿出来!”

   皇擎天的这个吩咐,元洲也只是应下了。

   这青花瓷,皇擎天总共收藏了两套。一套,现在就摆在他的家里。

   现在,他取出这另一套嘛……

   听闻这冥修副总统貌似也很喜欢青花瓷。之前,他一度想要从皇擎天这边买走他手上的收藏,不过皇擎天都没有接受。

   这几天,冥爱不是被皇擎天打伤了吗?

   皇擎天这个时候取出这套青花瓷,元洲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他想要上门和冥副总统道歉了!

   这做法,guanren2.com元洲是赞成的。

   所以当接到了皇擎天这个命令后,他火速张罗开了……

   *

   半个小时之后,皇擎天的那处住所被几个凰刃的人收拾得干干净净的。乌木隔断架也被抬回到原来的位置摆上了。

   而元洲,也带着好几个人将皇擎天收藏的另一套青花瓷送到了。

   “首领,这需要精心包装一下吗?”元洲示意其他人将瓷器放下之后,便询问着皇擎天的意见。

   但得到的答复却是:“包装什么?直接按照原来的样子摆上去不就完事了?”

   皇擎天说这话的时候,下巴往乌木置物架一抬。

   “摆上去?”顺着皇擎天的示意看到乌木置物架上空荡荡的元洲,瞬间傻眼了:“之前那套呢?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