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未分类

快猫app

元月月汗颜,她觉得邢云烈现在简直就是个疯子。

为了一个叶芷瑜,他可算是把什么事情都做了,竟然还导演这么幼稚的游戏?

“邢云烈。”元月月鄙视又嫌弃,“我没空,你要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情,别把我拉下水,我很忙,拜拜!”

“如果你不做,我就去动裴修哲!”邢云烈忽然出声,“他现在还不算很惨,温靳辰对他还算是手下留情,但由我出面,要做的事情可就不是他能招架得住的。”

“喂!”元月月怒了,“你追求叶芷瑜,为什么非得要牵扯上我!”

“因为她对温靳辰还没死心。”邢云烈的语气很平淡,却透着强悍的压迫,“而温靳辰已经对你上心了。”

“那都是表面的。”元月月无奈地解释,“你说的那枚戒指我看见过,当叶芷瑜将戒指拿给大叔看的时候,大叔当时的神情特别恐怖,他肯定是很生气很生气。”

话毕,她再补充一句:“他越是生气,越是证明了他心里还有叶芷瑜,他终究还是会跟叶芷瑜和好的。”

“你这个没出息的女人!”邢云烈骂得很沉痛,“快将那份邮件看一遍,接下来的计划我还要好好布置一下,你只需要配合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元月月的话还没说出来,邢云烈就按下挂机键,留下一长串“嘟嘟嘟”的忙音给她。

唇角尴尬地动了动,元月月很是无语。

清纯小沫沫演绎制服诱惑

这个邢云烈偏执的性格有些太过分了吧?

凭什么她要按照他制定的计划走?

分明不愿与他为伍,她的眸光却不自觉地向电脑上看去,分明只是嫌弃地看了一眼,却不自觉地就被吸引了。

资料上显示,温靳辰喜欢黑色,爱好健身,而且还是跆拳道黑带。

想起他出拳出脚的力道,还有累累地肌肉,她的脸颊就微微发烫。

他不仅有着无可挑剔的外貌,智商还超高,三岁的时候,就已经获得不少奖项,等到六岁,天才的本领就完全发挥出来,基本上是过目不忘。

她不由看向窗外的天,喃喃地发问:“你有必要对他那么好吗?”

这都是一些简要的概况,再往下翻,是一些他成长时经历的大事。

资料显示,他的母亲是在他十岁那年过世的,死于意外,是车祸。

她的眸光瞬间就黯淡下来,母亲的过世,在那个男人的心里肯定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吧!

想起他在上坟时那副温柔的表情,她的心蓦然一痛,同病相怜的脆弱悄然弥散——如果他们的母亲还在世,该有多好啊!

她再继续往下翻,还没来得及看清楚,就听见温靳辰的声音在耳后响起:“看什么这么入迷?”

元月月吓了好大一跳,下意识将手提电脑的屏幕打下,颤栗地回眸,看见近在咫尺的他,弱弱地出声: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就回来了?”

她刚才完全没听见任何声音啊!

难道是看得太入迷了?

温靳辰向前迈步,来回打量了元月月一圈,再看向电脑,“心虚成这样?”

“没有啊!”她不自觉地向电脑面前移动,以期将它挡住,不让它成为他的眼中钉。tqR1

俊脸一黑,温靳辰的眸光里闪过一抹复杂,并不是全然的冷意。

刚才,他粗略已经看见她在看的是什么。

这丫头,对于他的事情倒还真是挺上心的呢!

他微微将她拉开,她又站回去不动。

“大叔!你饿不饿啊?我们去吃饭吧?”她的语速很急,挽起他的胳膊就准备拉着他离开。

她的用意这么明显,连自己都在心里暗怪自己笨。

他挑眉,视线落在她主动挽来的手上,唇角向上微微扬起,“这个点吃什么饭?”

不等她回话,他一只手将她禁锢在胸膛,另一只手打开电脑。

她的心重重一颤,呼吸在这一瞬凝结,抬眸,看着那张俊脸上涌起的冷意,她只能低下头,等着暴风雨来临。

温靳辰滑动着鼠标,看了眼发件人,是邢云烈,再看向内容,邢云烈倒还真是将好多事情都罗列了出来。

气氛变得低沉又压抑,元月月咬着嘴巴一言不发,怕得心肝脾肺肾都在颤栗。

如果她说自己和邢云烈正的没有什么阴谋诡计,他会信吗?

他是不是会以为她是个很糟糕的女人?

是不是会更加心疼叶芷瑜?

脑子里瞬间就堆积起好多负面情绪,她所有的感官都弱化了,只听得见鼠标滑动的声音。

终于,温靳辰轻启薄唇:“你和邢云烈一直有联系?”

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,听不出喜怒。

她不敢抬眸,心知肚明因为叶芷瑜,他对邢云烈很是排斥。

如今,他以为她和邢云烈混在一起,会怎么惩治她?

“没有。”她的声音卡在喉咙眼,“他来找过我几次,让我帮他让叶芷瑜对你死心,我没同意。”

话音落下之后,没有听见他说话,她急得脸色都变白了。

“是真的!”她揪紧了拳头,浑身上下透着紧张和慌张,“我没有和邢云烈合作去欺负叶芷瑜,也没有要破坏什么,你相信我!”

他坐下,拥着她入怀中,再问:“这份邮件,你都看完了?”

“还没看一半你就回来了。”她无法掩饰自己懊恼与可惜的语气。

反正都被抓到了,她倒不如看完呢!

毕竟,看起来,邢云烈确实告诉了她好多事情。

温靳辰强悍的气势这才慢慢放下,将邮件永久删除,再看向元月月,命令道:“以后不要再和他联系。”

“都是他找的我。”她很无辜地解释。

来回打量了他一圈,他并没有发怒,是相信她的意思吗?

“你做到就可以了。”他沉声,“其余的事情,我来处理。”

元月月耸耸肩,他对她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。

无论什么事,都说交给他处理,好像她就是个废人似的。

这种感觉让她十分不爽,却又还不能表露出来。

握住她的双手把玩,他再问:“他还计划了什么?”语调看似漫不经心。快猫app

Tagged